best cell phone spy software for blackberry spionage software android free storm tracker 6 app wpvi site iphone wlan kindersicherung handyortung für samsung galaxy note 4 link spy on

砺心砺志 磨锥成针 ——陈培伦绘画小评

我与培伦认识于1990年,初次相见即对他朴实、谦虚的作风有深刻的印象。培伦画室名“磨锥堂”,正是取磨锥成针之意,由此可见他对于绘画刻苦勤奋与坚韧严谨的求索精神。培伦习画,从最传统的技法入手,多年如一日耕作于砚田墨海,现已取得相当成就。他首先从画本入手,对宋元诸家和清初四僧用功甚勤,尤其是崇仰“金陵画派”龚贤,心追手摹,以臻化境,李铎先生题其临龚贤《溪山无尽图画册》云“君于临习中揣度笔法,积墨点染,淡墨皴擦,既厚且活,干湿互济,含蓄内敛,沉厚不浮。”可谓得龚贤用笔之妙。通过对古代先贤的师法,培伦逐渐得山水造型之趣。在此基础上,他又多次游历黄山、青城山、峨眉山,取自然之真气,体悟造化之神韵,并与古人的描绘相参照,以寻找自己的绘画语言,从而领略师古人之法而弃古人之迹的妙谛,培伦走的正是这样一条绘画之路。因此,培伦的画能有今天这种面貌是可喜可贺的。他的画无论丈二巨幅或是盈尺小品,皆得传统之力,显得扎实,饱满,厚重。巨幅得山水之势,小品的得山水之韵是其显著的一个特点。在一定意义上讲,培伦不是一个一味追求向自然造化或古人先贤乞求个人风格的画家,他只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坚忍不拔地前进,他的绘画风格是在不断的量变中形成的。
培伦多年的辛苦已见成果,对于勤奋的培伦来说,他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播种、耕耘的过程。无论前行的路是多么艰辛,我都祝愿他一如既往地磨锥不止。

刘大为
(作者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