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培伦艺术 best cell phone spy software for blackberry spionage software android free storm tracker 6 app wpvi site iphone wlan kindersicherung handyortung für samsung galaxy note 4 link spy on

耐看 耐品 耐想 ——有感于陈培伦的山水画创作

我之所以喜欢陈培伦的山水画,是基于他的作品具有“耐看、耐品、耐想”的特色。

好的山水画,所以“耐看”,必须具备娴熟的驾御笔墨的能力,这是基本的硬件。培伦对传统的勾、皱、擦、点、染等手法有深厚的修炼,不论是模山画水,抑或应物赋彩,皆能驾轻就熟,心应手从,挥洒自如。否则,不运用传统技法和材料的创作,便失去了中国画的精义,耐看性随之而消。

精的山水画,所以“耐品”,必须对真山真水进行提炼与概括。写实的山、逼真的水,一般不能升华为艺术审美对象,用齐白石的话说,“贵在似与不似之间”,用石涛的话说,叫做“搜尽奇峰打草稿”。这就需要对“千山万水”、“千岩万壑”、“千树万石”作深入的观察、写生、体悟,进行一番选取与弃舍,抽象与概括,“折高折远”,在取精用宏中,使山与水、树与云成为适合艺术审美范畴的景物。正如唐代诗人孟郊所言:“天地如胸臆,吁嗟生风雷。文章得其微,物象由我裁。”培伦的画作,整体看来,表现和反映的是北方山水的雄阔与壮伟,然而,绝不是哪一座山,哪一处水的简单迁移,而是诸多北方山水“综而括之”的加工与提取,使之比真山水更典型、更集中、更具美感效应。故而,品之再三,其味深存。

妙的山水画,所以“耐想”,必须显示出超以象外、超然物表的神韵或意境。所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王维的这一经典名句,用在中国画创作,尤其山水画创作上,永不过时。当然,诗意、诗境、诗韵应该与时俱进,应该因人而异、而宜。培伦作画,不是为山水而“山水”,而是以山水寄情怀,以山水抒胸臆,以山水寓心志。因而,画面多营造幽深远出、苍茫凝重的感觉与气氛,或于层峦起伏中显磅礴,或于水曲云浮中展空濛;或于竹林野霭中掩茅舍,或于松风花影中听谷音……正如美学家宗白华所描述的那样:“心中的宇宙,明月镜中的山河影。”使人感到大千万象,造化无极。在神与物游之中,思飘云外,美从中来。

艺术之美,难在言表;艺术欣赏,因人而异。从这个角度讲,话多无助。好的办法,还是走近作品,细细品察;更好的办法,莫过于走近画家本人。
子 央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