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cell phone spy software for blackberry spionage software android free storm tracker 6 app wpvi site iphone wlan kindersicherung handyortung für samsung galaxy note 4 link spy on

沉着坚实的笔墨再现 ——谈陈培伦的山水画艺术

陈培伦的绘画风格很符合他的性格,水的消散和山的雄浑在他的绘画中得到了和谐的体现。他的作品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临摹山水,一类是创作。他的临摹作品其实已经超越了“临”与“摹”的意义,达到了一种创造性的再现。他的创作多从对自然的感悟中酝酿,赋予山水绘画一种灿烂的生命意识。
研究陈培伦的艺术历程,他没有幸运可谈。他是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下,从中国文化的根源开始感悟中国绘画的。在对绘画学习中,他首先吸收的是中国文化的乳汁,当他成年后成为一位画家的时候,他才明白这第一口乳汁对他的艺术是多么重要。与他同时代的画家们相比,他的幸运也恰恰是在这里。他对传统山水绘画艺术审美精神的理解是非常纯粹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他北京军队系统的山水画坛就已经崭露头角了。但是,在那个阶段他并没有去创造一种形式来打天下。在大量的临摹写生中,他把对传统绘画精神的理解和对自然世界的感悟当成了自己的必修课。他的工作在于他要培养出自己作品的一种格调和内涵。经过长达二十多年的自我否定和肯定,现在我们看到的他的绘画已经是对自我艺术风格的诠释了。在他的中,他的格调是神秘而消散的,风光旖旎的江南自然景观在他笔下被剥去了俊秀的外衣,他描绘的是精神家园的内在神韵。谈到绘画的造型问题,不是人物和花鸟画科才有的,山水绘画同样存在着形于与神的问题。为山河立传的意义就是要树立山河的形象,传递山河的精神。他的这种造型理念是非常鲜明的。他通过写生解决了山水绘画中山、水、树、云等的形象问题,因为有了形象的个性,所以才有了他绘画的风格。写生给他的绘画增加了浓厚的审美品质。我始终认为这是一个山水画家对自然美的认识深度。我们看他的绘画《黄山长卷》等,他对于客观物象的描绘用了比较模糊的笔意,但是他对于意境的刻画确实是建立在十分富有神韵的形象基础之上的。他用笔恣肆,抛弃了很多烦琐的笔墨,他的着力点直接指向了山水精神的堂奥。现在,很多山水画家在描绘一种传统的模式,这种模式的资源是有限的,临摹的结果就是越来越背离山水绘画的人文精神,人们心灵所向往的自由境界成了污染严重的浑浊世界。山水绘画的生命也就逐渐地消亡了。如何营造一片精神的家园,如何在山水绘画找到人们的人文意识,这是他山水绘画中的两个亮点。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山水画家。他的写生可以说是生态山水绘画,他在创作这些作品的时候,他把自己的感情和感受直接融入了富有生活化的山水世界里,他成了一位自然世界的参与者,而不是旁观者,他的笔墨结构层次分明,白与黑的、光与影的对比十分强烈,大面积的阴沉与散点式的明亮把画面的神秘与消散淋漓尽致地给烘托出来了。消散是画面的轻松与舒朗,神秘是审美境界的升华。他对于画面的控制能力达到了为我所用的境地,笔墨的力量承载起了一个画家精神世界的对自然宇宙和谐美的憧憬与渴望。
他这些绘画,笔墨韵致在诸多画面因素中还占有比较重要的位置。灵动的笔意和特有的题材是他的绘画基本上确立了自己的艺术风格。他是一个不慕时风的艺术家,他的艺术探索往往是在那些人们并不关注的某些细节上。他的绘画在自我超越和自我完善的基础上实现了绘画的时代审美价值。神秘、消散、和谐的东方文化观念消解在了他的绘画里。
我曾经固执地认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个画家对于绘画题材和绘画风格的选择和他生活的环境是密切不可分割的。他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当他感到在北方这片土地上的感觉麻木或者迟钝的时候,他开始到南方寻梦了。他的有关南方山水绘画题材的表达方面他凸显出了自己的情感因素,使绘画变成了一种思索的痕迹。他画了一个他强调了线条的表现力,而且把画面的厚重感处理得非常得当。他的感情和艺术表现手法都在不停地转换中,这对于画家来说是一个挑战,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他要不断地否定自己,实现跨越。这要求画家无论是在绘画表现手段和生活积累方面都要有丰富的修养,才能实现这样的跨越。我不否认他的某些作品里还存在着一些需要解决和正在解决的问题,局部和整体的关系模糊,形式构图和笔墨力度的不协调等等都是存在的。因为有了这些缺憾,才有了新的起点。他的绘画揭示了矛盾,同时他也在寻找解决矛盾的方法。
为了实现线条的表现力,他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对线条全方位诠释。他的艺术创造力在这里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发挥,他赋予他的线条以生命的质感。在现实生活中,他不喜欢独处,喜欢热闹,他有很多的工作和朋友。他的心态是非常阳光的。但是,作为一个艺术家,他自然享受着艺术的折磨和独立思考带来的寂寞。他把山水的审美和生命与生存的空间意义结合了起来,他的绘画已经不仅仅是局限在对自然世界中具体物象的描绘了,他的绘画打破了个人的生存环境带来的艺术惯性,真实地抒发了人与自然的精神和谐。他的山体的形象化为了一种节奏和符号,山与水体现出阴阳之间的律动。
在他的绘画中,我隐约感觉到了某种生命信号的暗示,这种暗示预言着人类生存在自然空间中的无奈和困惑。人类在呼唤生态环境意识,一个山水画家如果没有绘画的生态意识,他他的绘画在生命意义上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一个山水画家的敏感应该建立在自然生态的和谐关系中,这也是东方山水艺术审美的文化意义。

二00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康征撰文
于北京康刘庄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