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st cell phone spy software for blackberry spionage software android free storm tracker 6 app wpvi site iphone wlan kindersicherung handyortung für samsung galaxy note 4 link spy on

韵致通灵 冲和简静 ——读陈培伦的山水画

mobile tracker install invisibleapplication.com

山水画是中国画传统中在审美特点和形式风格等方面极具典型意义的门类,它历史悠久,传承有序,自古以来多以文人情趣和笔墨韵味著称于世。历代画家,特别是文人画家籍以山水为寄托,赋予自己的情感和思想,他们根据感情和个性的需要来选择山水题材,多方探索题材的表现形式,这就使山水画从一开始便形成以较强的抒情性为主的艺术表现形式。时下,山水画创作十分繁荣,能者甚众。现就职于国家文化部的陈培伦先生便是其中的代表,并以其通灵简静的画风深得业内外人士的喜爱。
陈培伦的山水画宗师宋元诸家和明初四僧,尤其崇仰龚贤、黄公望画风,心摩手追,得其良多。并多次利用出差、休假等机会,数次登黄山、青城山、峨嵋山等地观察、写生,感受大自然的恩泽;多年来他象一位虔诚地朝圣者一样细心体味、认真钻研优秀传统佳作中的一笔一墨,从中抒发着心灵的寄托和对美好生活的炽热情怀,逐渐形成了特有的个人艺术风格。正如乃师李铎先生为其临龚贤《溪山无尽图》题道“君于临习中揣度笔法,积墨点染,淡墨皴擦,积厚且活,干湿互济,含蓄内敛,沉厚不浮,堪称佳作。”
陈培伦的山水画取材多以大自然写生等为主,作品摒弃浮躁和轻薄,远离张狂和做作,更多的流露出浓浓的文人气息;作品强调对自然山川的追求,在灵动、萧散的线条组织中,独具匠心地完成了从自然物象到艺术心象的转换。纵观陈培伦的山水画,强调“以意造形”,注重以主观的认识来表现物象气质、神韵等的同时,尽力追求意象创造,重视用“写”来抒发胸臆。他在多年的笔墨实践中深刻感受到笔墨意趣和个人情趣的关系,从而使作品达到“立象以尽意”的目的,表现出极强的艺术个性和品位。显然,这与陈培伦先生勤于实践、善于思考,以及真诚为艺息息相关。正如古人所云:“随浓随淡,可燥可湿,一气成之,自然生气远出。” 空灵清朗,平淡天真,使陈培伦的山水画看起来松灵通达,有一种骨子里的清逸之感。尤为难得的是,他所赖以与观众沟通的,是画面中洋溢着一种清雅的自然韵致,一种较高的艺术品位,还有作者一份纯真的审美情怀。
纵观陈培伦的山水作品有如下几个特点:
首先,陈培伦的山水画作品十分讲究意境。在艺术格调上,其作品尽力追求文气和雅致,远避尘俗。其山水画以形式容纳笔墨,从笔墨注入内涵,用线的节奏与韵律把众多的山水题材统一在大的意境中,既有灵动,又不失厚重,较好地体现了山水画的艺术特征。从他的画中可以看出他对古人气质、趣味的把握远远胜于对技法和笔墨的运用,他已经将自己融入中国传统文化特有的气质之中,讲求意境、气韵、格调,以自由境界去抒写旷达之气,去表现人格独立之情和静远澄澈之心,而不斤斤于技术层次的把握。如其扇面作品《坐看云起时》、《幽居青山绿水处》等作品,虽尺幅不大,但意境深远,通过咫尺来表现了自己对自然和人生的深刻感受。
其次,陈培伦的山水画具有较强的传统笔墨。陈培伦一接触中国画,便抓住了中国画演变发展中最简单而又最困难的笔墨表现力这一关键。他的作品不仅经营位置讲求虚实互补、计白当黑,而且造型注重形神兼备;更重要的是笔墨取法乎上,落墨直追宋元,线条柔中见刚,流畅而精致;用水用墨看似平实,却富有变化,层次分明;值得强调的是,陈培伦曲尽笔内水墨干湿浓淡之变化,而又惜墨如金。他把写实的感觉化为空灵、飘逸的线条,把山水画的描述规范不留痕迹地实施在画面上,并善于把对自然的体验提练成笔墨趣味的形象。陈培伦在广泛研究前人的优秀画作中深刻领悟到“水墨为上”的艺术观点,故在画面中极其注重水的运用,即使施色也往往极其清淡、雅致,用墨时,有时大泼墨,有时干擦干扫,浓而酣,枯而韧;也有纯用淡墨画成的,如《溪山雨霁图》、《细雨润秀峰》、《秋山泉韵图》等,更见淡雅之气。可以看出,这其中包含了他对许多前代绘画大师的仰慕学习,包含了他对自己多种尝试的舍弃,也包含他对多种中国画语言体系个性化的找寻。canadianmedmart.com
再次,陈培伦的山水画作尤其注重“气”的表现。无论是其临龚贤《溪山无尽图》、临黄公望《富春山居图》,还是其金碧青绿山水《黄山胜景图》和《黄山云峰图》四条屏,画面上墨气酣畅,着眼点已不是表现物象的质感,而是以笔墨来表现自然的美感魅力。在他的画中,一般意义上的标识等被降低至极至,通过一种“静”、“虚”的精神境界,将单纯化成了一种绘画的气象表现出来。他擅长把握画面的整体感,虽然峰峦叠出,蜿蜒不绝,沟壑纵横,但却毫无零碎琐繁之感,整个山体龙脉相互呼应,浑然一体,给人以壮美的质感。其作品由抒情“小我”改求“至大至刚”的“大我”,力图从壮美进入到崇高。
陈培伦30多年的山水画创作,经历了由写实性转向抒情性创作,慢慢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他的画气势磅礴,意境苍莽,场面宏伟。当读者面对那一幅幅面貌各异的画作,你便会很自然的感受到其中陡超凡脱俗的艺术创造和其中蕴含的深邃的意境。前人论画谓之“境与性会”者方成大器,中国人谈艺术,则多讲“境界”。恬淡、冲和从来是中国文人欣羡的境界,人们欣羡了几千年,是因为这种境界在实际生活中常常是可望而不可求的。中国古代哲学思想中的“中和”“虚静”可解释为:守中才能致和,致和才能导致身静心虚。持此行之,乃至心归虚极,身入无为,使精神处于超脱外界物象的束缚,达到心灵高度的自由。陈培伦正是以此“虚静”心态,通过作品对当代文化和人文语境进行新的解读。陈培伦的画之耐人品味,同样在于他展示一种心境。对陈培伦来说,造型的“朴”和独树一帜的处理,既是形式的探求,也是精神的寻找。我们不难在其朴素作品背后,感受到画家对宁静、淡泊、质朴、平和之境的向往,和追求心灵的自然回归的精神寄托。
虽然陈培伦已经在绘画中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他从来不事张扬,陈培伦认为,自己尚不过早形成风格,有些东西还需长期的锤炼,因为中国画的精神乃至笔墨技巧、笔意、墨韵最终要靠自身的长期感悟、理解、体验才能掌握和消化。这是陈培伦较众多画家的明智之处,也是他艺术成功的必然。陈培伦的创作态度是严肃的,满怀对艺术的真诚,这一点,是他多年来操守传统文人正直和超脱品格的根本,也正因为如此,其笔下才会有空灵高古的佳作。
文/崔勇波

返回